祁颂叉会腰.

啊非常欢迎扩列的!人好也狗啥都会👌

此宝:

#约稿##画手约稿#
很久没有上Lofter 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真的没办法
所有平台都要试一下了…
昨晚我被陌生男子性骚扰,纠缠不休,最好朋友的男朋友为了替我拦住变态,被喝了酒恼羞成怒的对方一个酒瓶正对面门砸在头上。
脸上多处割伤,整个右脸几乎不能看了,嘴巴旁边的肌肉掀了起来,三级神经受损,朝阳医院、协和医院、北大口腔,转了四次院都说伤势太重手术做不了。
现在好不容易301医院愿意接,但精细手术需要很多钱。
犯人还在逃,已经报警了但警察说抓到需要时间。
飞来横祸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凑到钱,只有这一点一技之长…
价格标的很低因为真的很急用钱,可能需要您先付款,我再画给您。我不会拖很久,收款一个月内一定交稿。
只要是能先给钱的我什么都可以画,求你们了………

🔴头像100-150
🔴单人立绘彩色200-400
🔴纸胶带150-300/单个
🔴彩色插图800-2000
其他合作请私信

明星手幅、短漫上色、北京同城内画室代课也都是可以的,我当时是央美立构单科95分第一名
建筑设计、版式设计也都可以接
速写素描甚至央美立构考题什么的只要能画的我都会画的…拜托了…………

是今日份的摸鱼大头芳芳!

生命宛若绝唱,我愿报之以歌.

*双安向避雷. 安迷修x安莉洁.
*欧欧西是我.
*旧文重捞.


“Life like a swan song,I would like to return in songs.”

安迷修和安莉洁成为一对几乎已是凹凸大赛里人人皆知的事,即使是没马的骑士也可与可爱的公主在一起.没人再嘲笑那骑士恶心帅而人人避之,就连那高要求的艾比小姐也为他俩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七夕在即,最佳情侣大赛也拉开帷幕,双安被人仓促的推上排行榜.二十五,二十,十五…排名一点一点的拉近,截止倒数第二日,已经闯入了前五.安莉洁望着排行榜眉头皱成一块蓝发微垂遮住了不甘的脸颊,低语呢喃着什么依稀听见几字“就…快了” 安迷修瞧着身边的小公主似是心情不好一般,弯腰食指压上她眉头企图把那皱起来的一块舒展开来.但似乎没什么作用的样子,屈膝环过人腰把她横抱起来贴近人额头,“公主殿下,不如舒开你的眉头对在下一笑?这样在下会很开心的.”安莉洁看着人严肃样噗嗤笑出声来,似是好久没有这般笑过了,止不住声.安迷修在人脸上轻轻落下一吻满脸宠溺的看着人.但那小柠檬心里的那颗石头还没放下呢.

最后一日,双安稳居第三.夜晚,好不容易申请到办了个小台子上面是大赛的得主.由丹尼尔大人特地来颁奖.灯火阑珊,台下观众无一不为自己所喜爱的cp打call为之呐喊.安迷修搂过身边的安莉洁十指相扣微笑着向众人宣誓着主权.悄咪咪的捏捏人的小拇指暗示.“开心吗.这可是第三名.”安莉洁望向身边的骑士,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点了点头,眼里满是笑意.“很开心,非常开心.”想起待会要发生的事心里也在暗暗的作痛.

“好啦好啦.接下来让我们的裁判长丹尼尔大人来进行发放爱的奖励——!!!”丹尼尔接过主办方发放的礼物.第三名的是一对纯银耳饰,小麦枝条样,简约大方.丹尼尔摩擦着耳饰站在安莉洁面前,眼神温柔透露着些许暧昧,将旁边的安迷修完全视为空气一般.安迷修有些恼怒,挽紧了安莉洁的手生怕下一秒就会丢失.丹尼尔弯腰亲手将耳饰给安莉洁佩戴上去,柠檬抿着嘴一言不发看着人带上去.但在吃醋的安迷修看来就是被劈腿了一样,怒气值已经达到了顶点.丹尼尔压着声音在安莉洁耳边轻声细语:“午夜.十二点.别忘了.”

结束后.安迷修尽量保持平静拉着安莉洁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分手吧.”还未等安迷修说话安莉洁就已先开了口.安迷修的双手有些颤抖面部尽量保持笑容试图挽留.安莉洁甩开他的手向后退后一步,摘下头上的柠檬片扔给那人作为最后的纪念.

“铛——”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正式敲响.安莉洁转身离去小腿微微发力朝约定地点奔去不给身后人一点解释.怕犹豫一会就没有不会离开了.背身离去脸上的泪止不住的流下,寒风凛冽,不惧怕寒冷的安莉洁此时也冷的打颤,冷的不是人,是心.脚尖垫地轻轻落下.哑着声音“请开始吧.无挂了.”

安迷修不甘心啊.自己朝夕相处那么久的情人就这么离开走了.在原地踏步一分钟后握拳决心还是找到原因.咬牙向安莉洁离开的方向奔去.

“代行神旨.”瞬间,妙龄女子被吸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地上只落下一块冰晶状的物体.“回收”顿时那冰晶也跟着消失不见.刚刚赶来的安迷修恰巧看见这一幕.冲上去不畏眼前人是何种身份就歪了一拳再无任何骑士样更像是一头发疯的猛兽.其实丹尼尔的那句话是听见了的.虽然知道会有劈腿这种结果,如果可以的话只要小公主幸福跟随他人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吧,但是他从未想过代替的是安莉洁的死去.

丹尼尔首先制止了眼前人行为作出解释.“凹凸大赛排名No.10安莉洁选手因在三月前私自逃离凹凸星球未上报任何原因.并在逃逸的星球杀死一人取得生命体.因此创世神令我来回收她.”顿了一会又道.“安莉洁叫我转达给你,请继续你的骑士道.追寻下一位你爱的公主殿下.”

“小柠檬…”安迷修捂紧了口袋里的柠檬片,不止的开始哭泣,想起三月前自己大病一场后被安莉洁说是自家家乡的一种灵药治好.“会的,我会的…”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荣耀而之.谦卑与诚实是我的守则.怜悯与牺牲是我的荣誉.英勇与公主是我的荣耀.”

“生命宛若绝唱,
我愿报之以歌.”